当前位置:主页 > 军事 >

吴京:让世界看到中国军人的力量

发布时间:2017-10-09 09:07    浏览:

吴京:让世界看到中国军人的力量

26小时破3亿!50小时破6亿!《战狼2》上映不到4天,就已经以近十亿的成绩超越了第一部5.45亿的票房纪录,成为春节档之后的年度爆款。不少观众激动地表示“终于看到了一部如此接近好莱坞的战争大片”,电影中冷锋打不倒的军人形象也被赞为“中国的超级英雄”。而影片中通过撤侨所展现的中国国家实力,更是在建军九十周年之际再次激起观众们的民族自豪感。这些都让吴京拍《战狼2》的初衷得以实现:“是时候让中国军人的力量走出国门,被世界看到。”

“起码我活着回来了”

记者:你最初拍《战狼》系列的初衷是什么?

吴京:我的出发点很简单,当时写剧本是2008年,那时候整个社会充满了中性美,包括演艺圈的情绪都好消沉,我很迷茫。我那时候特别想告诉中国人,中国还能打!那时候中国还没有拍过这样类型的电影,标准在哪里,尺度在哪里,只能一步一步摸索。所以这次《战狼2》,你会看到不一样的结尾,我希望祖国强大,我希望中国有话语权,这也是每一个中国人心里希望的。我拍《战狼2》最大的目的,就是想让中国的士兵走出国门,让世界看到中国士兵的机智、勇敢、善良和担当。我通过镜头向老一辈的军人致敬,也告诉现在中国的年轻人,中国人其实不乏彪悍之气。

记者:《战狼》获得成功后,被人们称为一匹黑马,到了《战狼2》,大家的期待值更高了,你的压力是不是也更大了?

吴京:压力非常的大。第一部成功之后,人就开始变得贪心了,爱情也想要,情怀也想要,战争也想要,什么都想要,所以在取舍上,对于一个导演的压力更多了。第二,沟通成本太高了。这次《战狼2》,十几个国家的人参加,我都不知道我怎么撑下来的。拍完我给同事发了一条消息,“起码我活着回来了”,这个过程真的承担了太多的东西。万一中间剧组出现了什么(安全上的)差错,我的良心过不去。

戏外比戏内还要精彩

记者:《战狼2》主要故事都发生在非洲,拍摄中遇到了哪些意想不到的困难?

吴京:这次在非洲我们经历了很多比戏里还精彩的内容。我第一次去非洲,就四个小时没让进海关,怀疑我们移民。然后,我们的非洲当地司机在贫民窟被抢。准备要开机了,又赶上了当地从来未有的风雨,所有都延迟半个月。转到德班,又遇到海啸,店铺都给淹了。在狮子园的时候,说了千万要小心狮子,结果有七八个人被蜘蛛咬了,摄影师半身麻痹直接进了医院,制片主任撑到上飞机那一刻进了医院,还有四个人回来之后进了医院。

当地的华人同胞跟我们说,遇到抢劫就把钱给他们,身上少带现金,也不要戴手表、首饰甚至ipad。万一遇到抢劫,一定不要太多盯着对方,这样的话,人家会觉得你要记住对方的脸,可能一枪就把你毙了。

因为战乱,当地人都怕雇佣兵,但是我去看他们酒吧的时候,穿着迷彩服,上面贴着我绣的国旗,没有人堵我,我真的觉得蛮自豪的。一般穿迷彩可能换来的眼神是仇恨、是冷漠,可是看到中国国旗的时候,换来的是舒缓、平静。大多数的非洲人,对中国人还真是很友好的。

记者:影片最后还有在冰岛的戏份,当时多少摄氏度?

吴京:海拔超过1300,零下20多摄氏度,还顶着狂风下着雪。我们一帮人在零下十几摄氏度的雪地上吃盒饭,那种感觉真是不一样。我们拍这个镜头的时候,雪山不能有车的印,所以我要走两公里走下去,结果几个小时喝不了水,我们几个人真的是吃雪。我们为了一个镜头去拼命,为了一个镜头啃雪的时候,感觉这是长征,这是飞夺泸定桥,这才是真正的爱国主义,这是爱电影主义。

要打就打脸,这才是吴京style

记者:电影开头有一个水下一镜到底的镜头,是如何完成的?

吴京:这个就难了,因为没有人在水下能打两分钟。可我这个人就比较倔,就这么做了,刚好我也正在学自由潜水,可以在水里面憋3分钟。所以挑战一下自己的人生是一件蛮有意思的事情,这也是电影的魅力所在,反正被我拍成了。这次特别感谢水下摄影师,他是拍《加勒比海盗》的水下摄影师,他的自由潜水是大师级的,关键是他懂镜头,能够通过镜头来弥补演员之间的差距,因为在水里不戴眼镜是什么都看不见的,所以只能是凭感觉。拍摄之前,四个黑人演员在水下套招就已经套了半个多月,我自己在水下彩排了4天,然后再拍3天。每天觉得最痛苦的就是又要下水了,每天在水下待超过10小时。

当你在水里极度消耗的时候,即使是世界顶尖的高手,你的氧气也最多一两分钟就没了。我拍了两条之后,上不去了,真的是上不去了,人已经在往下沉,动不了了,水已经开始往嘴里浸了。我就只能是撑着,远远的见到一个救生员,飞速地拿呼吸器,给我扔过来的时候,我就往水底下沉下去,太累了。所以那哥们直接把我拖起来,举到水面上去了。这份生死的体验,我觉得是人生的一大财富。没有人做过这样的事,我做了,满足了。

记者:弗兰克·格里罗在《美国队长》中饰演反派交叉骨,这次和他对打,你感觉中美在动作戏上有什么区别?

吴京:动作不分中美,我只是够拼、敢拼。我后来才知道,其实在好莱坞演员是很少允许被人打脸的,当我要求他用拳头打我脸的时候,他说no,我说为什么。他就问,为什么要打,我说就是吴京style。因为你见不到打我脸,你不会肉痛,你没有情绪,我就需要来打我脸,而且说实话,我们已经习惯了,无论是李连杰大哥,还是成龙大哥,还是洪金宝大哥,以前我们都是这样在做。他们还会问,为什么要真打,这就是大家的工作方式不同。我们是用生命在拍戏,你去问成龙大哥,你为什么要跳,那成龙大哥一定会说你为什么不跳,这个没有道理可讲的。

可能美国人用替身是很正常的,但是作为中国的动作演员来讲,我用替身了,那观众就不用看我了,我就被淘汰了。替身有时候也是需要的,比如说对方是女孩,不行,我要替身,因为我下不去狠手,别人打我的时候我都不希望用替身,这是吴京style。

中国重工业电影

缺少规范

记者:《战狼2》在武器装备上也升级不少,让我们看到了军舰、坦克,尤其是坦克漂移、碰撞,这些以往都是很少见的。

吴京:坦克是陆战之王,第一次没拍过瘾,这一次怎么都得让我把这个东西玩透了再说,所以这次我们会有坦克漂移、坦克爆炸、坦克翻车、坦克对撞。坦克撞跟汽车撞有什么区别?是这样,因为我在坦克里的空间就这么大,周围全是生铁,撞完之后整个人的肩膀、脖子,随时都会直接撞到铁上面。我也挺命大的,撞完之后,后面的油箱全都漏了。其实开坦克我学了一天,二挡就跑下来了,但是要漂移的话,真的不是一天两天能漂起来的。最大的难度是在工厂里,障碍物比较多,你必须要把它提到四挡,才能玩漂移。

记者:很多影评人和观众都提到,《战狼2》已经接近了好莱坞战争大片的水准,你认为中国重工业电影和好莱坞相比,还有哪些差距?

吴京:因为《战狼》取得了好成绩,所以奠定了很多信心,同时可以得到更多的资源,当然就要好好地利用,希望把中国的军事类型动作电影,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。但很多地方,我们还有待努力。第一就是我们分工不细化,不专业的从业人员越来越多,以前电影厂时代所有的规矩全没有了。同时,我们没有拍过特别多的这种现代军事战争的电影,付了很多的学费,也算是培养了一批新的工作人员。但是因为人员流动太快,很多新人你要重新教,错误又重新出现。大家的安全范围是什么,不能干什么,什么能干,有时候即使教了,也没用。大家总觉得无所谓,这种意识我特别特别的担心。

这次和美国团队合作,其实挺感慨的。中国的电影人,除了热情之外,还在拿命拍戏。

137天没回过家,

谢楠是贤内助

记者:这次拍《战狼2》这么辛苦又极度危险,家人会不会非常担心?

吴京:137天里,没有回过家,但是谢楠带着儿子来看我了。《战狼》的时候,她就说过,我赔了,她养我。《战狼2》为了一个新的高度,她没有任何埋怨。别看她长得很瘦小,但她是一个特别识大体的女人。当我处在一个疯狂的、打了鸡血一样的状态之中,她真的能做到该给温馨给温馨,做一些我喜欢吃的,让人给我送过来,这一点特别特别让我欣慰。背后有这么一个贤内助,省去了我不少的事情,包括我的父母生病,她的父母、孩子,她还有自己的事业,全是她一个人在撑着,让我有一个背后的依靠。受伤的时候,我骗她这是假的,她就装着信,跟我一起去骗我爸妈,避免他们惊恐,这就是我太太对我的理解,她是一个大女人。

我特别感谢我老婆带儿子来探班,我不知道该跟我儿子如何相处,她有时候故意给我创造一些机会,告诉我现在的小孩子哭,可能是求关注,你给他扶起来,逗一下,就没事了。所以对于儿子的培养,她经验比我丰富,我会遵循她的教诲,她让我干什么我干什么,我只负责带他去多运动,打打拳什么的,这个是作为男人必须的,我相信我儿子骨子里面一定有我那种血。

http://www.wm927.com/pjgj.html